ACE联盟主席King发表长微博回应质疑

2019-11-06 16:20:44 长沙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ACE联盟主席King发表长微博回应质疑

  关于ACE联盟,我想说的一些心里话

  最近因为Ti3中国战队的失利,把ACE电竞俱乐部联盟和我推到了风口浪尖,我一直没出来做任何说明和解释是因为失利了大家都不好受。中国队没打出好成绩,D-Ace也必须承担责任,而且因为失利大家把焦点对准联盟以及我身上,对于现在的Dota2俱乐部以及选手来说,也是好事,在经历了这段时间,大家各方面都趋于稳定了,我们后面的工作也还要继续下去,我也想跟大家说一些事实和心里话。

  大家都在质疑我对电子竞技的感情,其实我在这里可以告诉大家,我从1999年组建Lion战队,到YolinY,再到WE,已经有14个年头了,可能现在的我没有像很多人一样对电竞有着那样狂热的爱,但是电竞已经融入到我的血液里了,我跟她更多的是一种亲情,相对于很多狂热者,可能理性的成分会占多一些,虽然我有时候吹牛聊天会跟朋友说,像我这样的,如果早去做网游或者其他行业,可能活得比现在更好。但是我自己心理清楚,我离开电竞什么都不是,或者说我根本就是打算把电子竞技当作自己一生的职业,因为我喜欢跟打游戏的人交流,喜欢跟他们共事,因为我们同样简单,没有太多心机,所以请大家不要怀疑我对电子竞技的热爱,很多事情仅仅是我跟大家站的角度不一样,所考虑的出发点不一样所致,后面我会跟大家一一说明。

  首先我想跟大家说一下D-ACE联盟的具体形式跟体制。

  1、D-ACE联盟是没有任何政府背景支持和资金支持的,联盟的负责人是由所有俱乐部成员的代表投票选举出来管理俱乐部的,联盟内所有重大决策都是大家通过投票来决定的。比如,我担任联盟负责人,这是所有家俱乐部公开投票的结果。

  我被全票选为联盟负责人,很感谢大家的信任。虽然在上任前我就知道这个职位会面临很多困难,但是我知道不能辜负大家的信任。

  上任后,我首先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是俱乐部之间乱挖人的情况,这个问题如果处理不好会得罪俱乐部;第二问题是,选手想去组自己的理想战队,如果管,阻碍他们,肯定会得罪选手;第三个问题是,当时赛事比较杂乱无章,经常有赛事不报销差旅,拖欠奖金,我如果去管这些,肯定得罪赛事;第四:对于粉丝来说,联盟相当于一个强势的官方组织,对于现在的社会现状而言,对于权威往往是个贬义词,因为大众已经形成了一个思维习惯,就是这样的组织无论做什么,都像是在欺负人,如果有一点事情做不好,大众就会不满意。

  总之当时我能想到的还有很多顾虑,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位置是一个出力不讨好的位置,包括我身边的人都不建议我来担任这个负责人的位置,都跟我说,我在电竞界这么多年积累的良好名声将毁于一旦,毕竟做俱乐部联盟会影响到很多人的利益,这些人都会跳出来黑你的,其实当时大家的劝我也都听进去了。

  为什么我明知道这是一个深坑还要义无反顾的往里跳呢?

  因为我是做俱乐部出身的,我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必须有一个这样的组织来保障俱乐部的生存,而我认为,每一个肯为电竞投入的俱乐部老板是真正热爱电竞的人,因为虽然他们有的很有钱,但是他们肯拿出来投入到并不赚钱的电竞上面来,这是很不容易的,所以我很尊重他们,而在联盟成立之前,大部分俱乐部老板都是因为做俱乐部伤心,对整个行业失望,然后被粉丝骂,接受不了,消失了,所以作为同样是做俱乐部的,我也希望能帮助到他们。

  还有两件事情也是促使我接受这份工作的重要原因。

  第一个是发生在03、04年,我带队出国打比赛,当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有国外记者采访我,说你们中国居然也有电脑跟网络,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是不是花了很大的功夫搞电脑跟网络,其实当时国外对中国的理解还是处于在旧社会的时候,所以当时我的想法是,打电竞不光是可以打冠军拿成绩,可以证明我们中国国力发展的也很好,至少在电脑跟网络方面是普及的。

  我发现电竞在国外的年轻人之间非常流行,而对中国偏见最深的也是那些相对年轻的人,我想通过我们的努力能让很多外国年轻人看到这些,证明给他们看中国人这方面也是可以更优秀,所以,带队拿世界冠军,像全世界证明我们中国人是可以的,是我当时的梦想,在War3最鼎盛的那几年,我们不断的取得世界冠军,也有很多外国人来中国参加比赛,我们也有很多大型赛事向国外进行直播,我们也像欧美证明了中国电竞的强大以及电竞在中国的普及,我当时非常自豪,因为能取得这么多的荣耀,并且让身边的人得到全世界的认可,我也算完成了自己的梦想,按理说我应该很满足才对。

  第二个故事,在我们取得了很多世界冠军之后,我也做了一些方案,在北京,深圳,广州,成都很多地方,跑了很多传统的商家,希望他们赞助以及认可我们,虽然我拿出了很多数据化的东西来证明,电竞的市场已经比他们赞助的很多项目都大,回报都高的时候,我还是吃了闭门羹,究其原因,他们的回答是电竞的社会认可度不高,他们不敢承担责任,这对于当时年轻气盛的我而言是很大的打击。

  这两个故事让我开始明白,虽然我们收获了一些世界冠军,但是因为我们行业的不成熟,使得很多有价值的东西流失了。在中国电竞俱乐部层面,没有一个行业规则来规范市场,于是外人看到的是行业内的混乱,往往会吓的不敢进入,哪怕市场再大。

  于是,怎么样让行业规范化?怎么样让电子竞技得到大众的认可?就成为了我的新目标。

  所以即使我知道ACE负责人这个位置非常的吃力不讨好,会得罪很多人,也甚至可能毁掉我一生的声誉,我还是义无反顾的做了。

  到现在有快2年的时间,我可以保证,我在联盟内所做的每件事情,都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对得起电子竞技。

  下面我把一些大家关心的问题都单独列出来回答。

  我一直认为这个行业会说的比会做的多,可电子竞技真正缺少做事的人,于是在07年我就关闭了自己的博客,到现在也有大概6年没写过东西了,所以行文上会有一些条理跟文笔上的生疏,先请大家原谅。

  关于大家最关心的联盟分级以及奖金制度

  大概在今年4,5月的时候,联盟开了一次很重要的会议,当时会议不仅仅是俱乐部经理参加,每个队也派了选手代表来参加这次会议,在会议上我跟所有经理跟选手讲了一下现在dota2的实际情况,包括之前的比赛少,未来要参加哪些比赛的具体时间等问题,也征询了他们的意见,当时有几个选手说,现在中国比赛不多,对于顶级的战队来说,他们还能拿到前三的奖金,还有Ti3可以去,如果拿到前八就有不错的奖金,但是对于低级别的选手来说,生存空间很小,基本上除了拿工资,就没有收入了,他们很担心这些选手会坚持不下去而选择退役,而Dota2国内又没有新人,这样很容易出现断层,如果严重一点再解散几个俱乐部,国内的大环境就会越来越差。当时我们确定有四个大赛,一年有2届DSL和Ace,所以我们考虑是在参加这些比赛的基础上,多让小俱乐部参加一些小比赛,所以就会有了当时的联盟分级以及奖金限制制度,但是并没有正式对外公布。

  在一个月后,我们又开了选手和经理参加的第二次会议,队员觉得在ti3之前,还是想多一些比赛锻炼,我们也考虑当前情况下,确实是不应该有比赛限制的,所以就取消了那个条款,所以大家也能看到,在后面的ALIENWARE、ECL、以及NEST的比赛里,联盟内所有的成员都参加了比赛,我觉得这是一个决策的失误,D-ACE应该负主要责任,首先是没有考虑到当时战队和队员的需求,第二是出了事情修正以后,没有第一时间对外公布出结果,让大家造成很多误解。

  关于为什么要赛事分级?

  现有确定的比赛有,DSL超级联赛(冠军奖金50万)、ACE联赛(冠军奖金100万)、TI3(冠军奖金100万美金)。今年由于时间问题,ACE联赛今年只能做一届,到明年,DSL跟ACE联赛都是2届,这个就意味着可能将有四届冠军奖金超过50万的比赛贯穿全年,中间还有一届Ti3的世界大赛。

  在这些比赛能完善下去的时候,我们会去考虑比赛的分级,为什么要进行赛事分级?

  1、由于上面这几个大比赛都是前三奖金高,后面的奖金很少,我们要考虑小俱乐部的生存,所以可以适当的放一些规模小的比赛给刚他们打,以保证行业的整体发展。

  2、对于我们的赞助商来说,分级是更公平的。

  比如,赞助商出100万来办了一个比赛,他看到选手们白天在打他的大赛,晚上却去参加线上的1000、2000美金的小比赛,那么结果只有2种,第一种就是第二年赞助商比赛奖金降低,他们会觉得我们的选手价值没有那么高,如果出10万能请到同样的人,那他何必再出100万?第二种是他觉得被骗了,就不再出钱做比赛了。当然还有第三种继续去办的可能性,要不然就是这个比赛很赚钱,要不然就是办比赛的是某个游戏的厂商。

  所以在评定赛事的同时,我们要考虑很多长远的问题,行业整体发展的问题,比赛是该重质还是重量?这个平衡点在哪里?也是最近我们一直在思考的,对于定级以及到底参加什么比赛的问题上,我们会跟所有俱乐部管理跟每个俱乐部的选手代表每个月都会去开一次会,大家最后共同商议决定。

  TI3给我们的教训太沉重了,很多人的结论是,比赛一定要郑州治癫痫花多少钱足够多,才能去拿冠军,我当然无法去反驳这样的观点,毕竟成王败寇,我们输了,我们能打的比赛太少了,这是现实。但是在这里我想说的是,从今年各个战队3月中旬到6月底去ti3之前,D-Ace没有拒绝过任何一个Dota2比赛,反而是积极的跟几个大赛协商时间,让比赛不撞车,从而让选手顺利的参赛。

  毕竟国服还没上线,很多厂商和赛事组织者都还处于观望状态。

  在去年年末,可能我算是唯一一个拿着写好的方案,到处找人办Dota2大赛的人,即使这样也吃到过很多闭门羹,遇到的问题我就多说了,但是还算是幸运,年初能确定景瑞地产愿意在Dota2这个未来还不是很确定的项目上做这么大的投入,本来以为通过我的努力,能给Dota2带来这么大的比赛,会得到大家的认可,没想到现在被大家喷成我收了腾讯的钱在压制Dota2,其实我也蛮心酸的。

  关于俱乐部,选手以及合同的问题:

  在联盟成立之前,选手跟俱乐部的合同都是得不到保障的。

  俱乐部很可能刚培养的一个新人,才出成绩就被挖了,这样就没有俱乐部再培养新人了,俱乐部老板做队伍也没有任何保障,选手也没有,说被踢也就被踢了。联盟成立以后,针对恶意挖人,在合同方面做了很多工作,现在恶意挖人的情况基本没有了,在今年,去Ti3之前,联盟还特地向所有战队征收了保证金,每个战队5万,这5万元只是作为保证金暂时存放在联盟,如果俱乐部需要退出,5万元退还。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在比赛结束后,有些俱乐部出现不做了、拖欠选手工资,或者想不按合同踢掉选手而留的强制善后准备资金,这样的资金,起码可以保证选手短期内的基本利益,让他们无后顾之忧。

  对于近期选手闹离队以及战队人员震动问题,我觉得归结原因是,在电竞比赛奖金远远大于年薪的情况下,选手产生为了追逐冠军想找更好的队伍是很正常的,但是这样的想法会让俱乐部和队友们崩溃,这一方面说明赛事跟俱乐部之间还没有紧密联合在一起形成一种体系,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作为电竞俱乐部本身发展的还不够好,商业价值完全没有开发出来。选手又无法自己去单打独斗,必须依靠队友以及各方面幕后工作人员的俱乐部支持。电子竞技是由很多的元素组成的,我们要考虑各方面的平衡发展,而不是只放任某一个方面的想法,这会带来整体的崩溃。

  我曾经在采访里说过,如果现在广电禁令解除了,对于电竞来说,并不一定完全是好事,因为我们产业还不够成熟,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至少从我的角度上来看,在俱乐部层面还是很乱。如果产品本身质量不行,打出去的广告太多,产生的效果也是负面的,我认为现在的电竞俱乐部还是太不规范了,如果让传统行业的人来看我们现在的一些行为,是会被看笑话的,怎么样让俱乐部正规化,商业价值得以开发,是我们作为电竞俱乐部从业者需要一起努力的。

  关于WE.Dota:

  从WE成立Dota以来,几乎就是在给Dota界输送人才,无论在什么条件下,WE在Dota界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情,就算没有贡献,我想也不至于被这样拿出来说,WE不做Dota的原因其实有三点,第一,我在做了联盟秘书长的事情以后,确实没有很多精力在WEdota这个战队上面,所以在管理上面不是那么给力,所以造成的结果是没有拿到很好的成绩,然后恶性循环。第郑州看癫痫病靠谱的医院哪好?二:Dota1在往Dota2转型,当时的Dota2在中国还没有代理,没有赞助商愿意赞助我们的Dota2战队,如果没有赞助跟投资,对于WE这种没有富二代等输血的商业模式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继续下去的,于是我们忍痛放弃了WEdota。

  关于我自己跟Lol和Dota2:

  其实现在我被喷的最多的一点是因为WE没有dota2战队,而我所有的WE战队在LOL取得过一些成绩,这点是我最想说又最不想去提及的,因为我一直认为玩游戏的都是一家,也没去想之间的关系。

  在今年年初有人提醒我说要注意自己的身份,这样做容易招黑,我当时想简单了,以为只要你去用心做一些事情,别人会理解你,而且在联盟内部处理一些事情上,我以为如果我没有战队,相对处理事情会更公平一些。

  可是,在ti3之前有过一次因为我有lol身份使得联盟受到质疑的事件后,我就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为了避嫌所以我决定,不去参与任何dota2关于赛事的事情,一定要选一个有dota2战队的经理来当赛事总监,我则把精力放在联盟内部管理以及俱乐部选手的制度规范上面。

  在今年年初联盟在上海有了自己的办公室以后,我基本只要不出差,在上海肯定就会在联盟办公室处理联盟的事情,其他俱乐部无论有大事小事,我都会第一时间去处理,从来没有在这些事情上有任何逃避跟偷懒。

  反而我在自己俱乐部上面觉得很惭愧,到现在,我甚至都不知道WE跟PE的新基地在那里,因为我可能有8个月都没去过我们自己的基地了,在这里我也要向这些为梦想而战的孩子说声对不起了,你们真的很棒,我没能帮到什么忙,反而因为我所做的事情给你佳木斯癫痫病医院电话们招来了很多麻烦,凭添了你们很多压力,也谢谢WE所有工作者尤其是Sky和Zax的支持,能够理解我的梦想,帮我分担了很多俱乐部的工作。

  其实说了那么多,大家也可以看到,联盟发展的并不是那么顺利,我们也是一群热爱电竞的电竞人,在没有政府,没有资金,甚至厂商都不支持的情况下,遇到的阻力再大,我也知道,联盟很多制度还是很不完善,不能跟传统体育的很多项目比甚至跟韩国的KeSPA都差很远,为了俱乐部生存,也要坚持下去。在这里,我也给大家说一下我们D-ACE正在做跟后面将会做的事情,我们首先会完善俱乐部的管理制度以及队员准则,将建立D-ACE官方网站把这些规则公布,公开出来,大家一起执行,将进行业余选手选拔制度,在业余圈推广Dota2,在第一届的比赛中,有200多支战队参加,我们选拔了其中最优秀的两支来上海,跟职业战队一起训练及比赛,也努力的帮他们寻找投资跟赞助,给职业圈增加新鲜的血液;我们将跟高校合作,进行高校的Dota2线下比赛,让职业选手跟高校联赛进行互动,推广电竞在高校的发展;我们也将建立线下集训基地跟场馆,给每一个加入ACE的职业战队提供训练基地,在备战大赛之前,可以让所有中国队伍集中训练;我们的联赛也将对这次Ti3前三的外国战队进行公开邀请,如果可以成行,这些队伍将来中国跟所有中国职业队进行三个月的训练以及比赛;在联赛期间,我们也会组织职业选手去做一些面向社会的公益活动,让社会看到电子竞技的正能量。

  也许在我发这个稿子的时候,中国Dota2的所有俱乐部还在进行着我完全不知道的大地震,也许现在也有很多同行还在看着联盟的笑话,也许这些话我不该说,电竞这个行业,还是需要所有电竞人一起努力的,在过去几年,也许在俱乐部发展这块,拖了电竞很多后腿,但是我们做俱乐部的人现在真心希望这块能正规起来职业起来,当然也需要行业内各个领域的电竞人的支持跟理解,现在不是看笑话的时候,每年一届的百万美金大赛,也许对于我们太沉重了,我们现在要的是推翻一切,去组成梦之队拿到冠军还是稳步发展自己,推动电竞职业化整体的发展,以真正的实力去获得冠军,再通过冠军,让整个社会都任何我们,这个话题,值得我们每个人电竞人思考。

友情链接: 吉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可以治好吗 昆明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医院 最好癫痫病治疗方法 石家庄癫痫医院